随缘更新。杉㌨葉 *禁二改*

温瑜

鲛人歌 01

小学生文笔+强力ooc🙃
好像是冬季运动会那会的脑洞…
写了一点点就放着了😂
没有图改就先把存货发一章hhh

__________

鲛人潜织水底居,侧身上下随游鱼。
轻绡文彩不可识,夜夜澄波连月色。
有时寄宿来城市,海岛青冥无极已。
泣珠报恩君莫辞,今年相见明年期。
始知万族无不有,百尺深泉架户牖。
鸟没空山谁复望,一望云涛堪白首。

——《鲛人歌》

 

今年有六百年一次的水族家宴,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,可最大的消息,还是龙宫三太子被玉帝收回了仙籍,下凡历练。

 

确切来说,是气急的水族族长老龙王要打断三王子的龙骨,遣散他一身法术,只留个不坏的凡胎肉体在禁宫里养着,就此度过万万年后寿终正寝。前来赴宴的玉帝与众仙也是难得见老龙王这般动怒,几番劝阻下才说,“都是要变凡人的,不如暂时收了法术,让他在人间受受苦,可不比锁在海底有用的多嘛。”

 

然后敖三就被撅了龙角,疼晕了过去,没有记忆没有法力,龙身被施法锁起来严加看守,防止他偷偷溜回来,魂魄还要被天兵天将押解着投生到靠海吃海的小渔村里……才怪。

 

万一这“声名远播”的三王子看着海,提前找回了记忆,那他们这几个岂不是吃力不讨好?渔村不合适,投生到靠海的城里总不算完全违背了天帝的命令吧…

 

 

 

“…的家属。请问谁是常素心的家属?”产房里忽然走出一位医生。

“我就是,我就是!”医生示意他到会谈室,敖裕安有些紧张地跟上去,心中像咚咚打鼓。

 

 

 

“敖先生你好,是这么个情况,你先不要紧张。常女士过往的孕期检查几乎是没有什么问题,但现在我们胎监看到有脐带绕颈的情况,所以胎儿可能有相对缺氧的情况。”医生有条不紊地说着,时不时安抚敖裕安的情绪,“强行分娩对母亲和孩子都有一定危害,您看……”

 

敖先生忽然想起妻子进入手术室前坚定的神情。“…我妻子是怎么说的?”

 

“常女士很坚强,她本人要求是顺产,但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还是要综合家属的意见。”

 

“是这样,我们家属都希望能母子平安,”敖裕安搓了搓手,额头上的汗不知道是因为医院空调太高,还是神经紧绷流下的冷汗,耳畔又响起自家父母对自己偷偷说的一些叮嘱。“对,母子平安。真不行了,就保…保孩子…”

 

医生的眼中看不出情绪,点了点头走出会谈室,产房的门又关上了。

 

是自己对父母妥协了。

 

本来是能顺产的,母子平安根本不是问题,可现在,如果妻子没有挺过去……常裕安的心有一种像蹦极被反弹上来时的失重感。

 

 

 

护士放在保温箱里的小生命哇哇地哭着,体力不像一般的宝宝那么好,却还是撕心裂肺地扯着嗓子掉眼泪。

 

“小宝贝乖乖,睡醒了喝奶奶。小宝贝乖乖,睡醒了喝奶奶~”新生儿都是红彤彤皱巴巴的有点丑,这个小家伙却透着一股子灵气,让新来的小护士有些舍不得撒手。“哎,只可惜这么好的圣诞娃娃,生下来就没妈妈了。”

 

敖裕安在一旁搓了搓手,看着父母漠不关心的样子,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孩子的父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爷爷奶奶开始都挺喜欢这个孙子,男孩子嘛,总会好养活些,何况儿子打拼这么多年,家庭状况也算小康,肯定养得起。但是这个男孩子因为在妈妈肚子里就有缺氧的情况,身子骨相比别的男生就弱了些,淋个雨摔个跤可能就会感冒发烧。不过好歹还是个男娃,怎么说也给敖家留了香火,态度也就那样不温不火的了。

 

敖裕安或是借故出差不住家,爷爷奶奶也不愿带孙子。所幸孩子的外婆虽然看透了姑爷一家薄情,终究还是心疼女儿也心疼外孙,搬到城里顺带着替去世的女儿管教孙儿。小男孩慢慢成长,有时控制不住要淘气,就被送去爷爷奶奶家。但即使期间被奶奶冷落了也不恼,他知道外婆一定舍不得,没几天就要来接他回去,倒是个洒脱的乐天派。

 

“外婆,我马上就来。”秋天的雨总是有种黏答答的感觉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敖子逸本来在拼高达,听见手机响了没细看就顺手接通,还以为是外婆让他下楼开门帮忙拎菜。

 

“……喂,小逸,是爸爸呀!爸爸今天能回家住,开不开心啊?”

 

“……爸?!”小男孩激动的撞倒了好不容易焊接起来的零件,尽管有点点失落,还是很快被喜悦掩盖过去,“爸你现在到哪里啦!”

 

“哈哈哈小伙子,这么激动呀!爸爸就在门口呢,还不快来迎接我?”

 

手机随地一扔,敖子逸没有丝毫迟疑地冲下楼去,开门却没见到人影。

 

反正是小雨,一会洗洗就好了,不撑伞了吧。娃娃估摸着外婆也快回来了,还能帮忙提菜篮子,便果断地要走出大门迎接。

 

“咚!——”

 

敖子逸的思绪突然断了片,后脑勺被打一下有些重心不稳,跪下来的时候没找到着力点,猛地磕在台阶上摔晕过去。

 

 

敖子逸醒过来是因为溺水了。

他被人五花大绑扔进江里,无意识一吸气冰凉的水就往肺里灌,整个人顿时难受的就要咳嗽,结果一张嘴又是一口水,呛得他在水里连连翻转,痛苦不堪。头顶巨大的货轮发出鸣笛声,对水下的动静一无所知。敖子逸想着自己怎么15岁就要英年早逝了,还是这么“默默无闻”的死法;一边脑子里放着走马灯,试图能找到和父亲一起拥有的回忆能让自己别“抱憾而亡”。

 

“三哥!”

 

……鱼尾巴?这么大的鱼?不会把我当成食物了吧?

 

“三哥你放松!抓着我!”麻绳被解开了。

 

可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吓得敖子逸扑腾的更加厉害了,他不会游泳,又在江面下呆了这么久,所以消耗的HP也没有因为他的猛烈争取而恢复。

 

“唔!”迷迷糊糊间却有人在渡气给他…江水有很多杂质,敖子逸的眼睛根本挣不开,张牙舞爪的四肢也被什么东西固定住,护着他整个人朝着江面上浮…

 

感谢救援队,敖子逸想着。刚被放上岸边,嘴巴鼻孔就争先恐后跑出来许多水,被赶来的救援人员和外婆扶着吐干净了,整个人才完全倒了下去。

评论(7)
热度(24)

© 温瑜 | Powered by LOFTER